開誠興業:高大任的跨越人生

原價:300 會員價:255


分享至:

【內容試讀】

CHAPTER 10 創造驚喜的奧運舞台

過去,紀念章只有圖形、圖案,缺少動人的內涵。高大任與吳維民發揮創意巧思,將它賦予不同的意義和價值,成為奧運會史上劃時代的創舉。

在紀念章授權的世界舞台上,高大任不斷地自我檢視,感觸良多。

除了一開始就立定目標要做最好之外,他不想永遠做一個旁觀者,因為旁觀者宛如置身電影院,只能看戲。他始終相信,只要持續提供好的產品,客戶永遠是最好的觀眾,會為你鼓掌歡呼、熱情相挺。

他期勉自己,舞台一旦搭起來,就要一直演下去,不斷帶給觀眾驚喜。

美國亞特蘭大奧運會商品授權

正當一九九四年美國世界盃足球賽大張旗鼓進行之際,一九九六年亞特蘭大奧運會(The 1996 Atalanta Olympic Games)特許商品的銷售,也已如火如荼地展開。

兩家授權廠商,一家是紀念章領域具領導地位的台商,另一家是美國知名老牌大廠。雙方平分秋色,都想先聲奪人,產品一上市,就大打價格戰,嚴重影響品質,使得亞特蘭大奧林匹克組織委員會(簡稱奧組委)甚感苦惱。

「Aminco做得真漂亮啊!我們要的就是這樣的品質。」亞特蘭大奧組委對於Aminco在世界盃足球賽推陳出新的各式紀念章,讚聲連連。

總部設在亞特蘭大的可口可樂,向來是奧運會最大的贊助商,也豎起大拇指向奧組委強力推薦Aminco加入特許商品授權的陣營。

為提高奧運會特許商品的品質和奧運會的形象,亞特蘭大奧組委主動找吳維民洽談,表明願意破例核准第三家授權。

只是他們考量中途加入新廠商,可能引起兩家授權廠商的反彈,規定Aminco前半年只能製做假珐瑯材質的高級品,待整體品質達到一定水準,才能全面啟動。

由於條件嚴苛且權利金高掛,承擔風險極大,高大任和吳維民縝密思考、審慎評估。

「我們有把握後來居上、在兩大勁敵中殺出一條生路嗎?」吳維民不免擔心。

「這是我們轉型的機會,一旦錯過,很可能就永遠跟這塊市場絕緣了。」高大任認為Aminco既蒙亞特蘭大奧組委看重,所投入的又是全世界最大的運動賽事,這個機會,非把握不可。

「Go Ahead!」他鼓勵吳維民再度攜手合作,迎向更大的挑戰。

逆轉勝的熱銷市場

一九九四年八月,Aminco正式取得授權,比另兩家授權廠商整整晚了兩年,只能咬緊牙根急起直追。

當時,兩家競爭對手已在各個銷售據點周密部署,當吳維民在美國向零售通路洽商,店東不是說:「對不起,我們已經有奧運會紀念章了。」就是說:「我們沒有多餘的空間擺放相似的東西。」多次無功而返。

直到有次,他向美國最大的連鎖百貨──傑西潘尼(J.C. Penney)借到一個角落擺放海報相框,出其不意地大受消費者青睞,傑西潘尼的主管轉而注意到Aminco的產品,小巧精緻,便主動提供專櫃陳列,Aminco的紀念章從此一炮而紅,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,頗具銷售優勢。

高大任和吳維民以龜兔賽跑的精神,穩健布局,並發揮老二哲學,不強出頭。所有的產品都自行設計,嚴控品質,一步一腳印,實實在在地做。

高大任相信,消費者的眼睛是雪亮的,別人拚價錢,Aminco則堅守品質,即使售價較高,顧客仍願意多花點錢購買、收藏,結果反而賣得更好,訂單源源不絕,滾滾而來。

紀念章交換中心首度亮相

奧運會有夏季與冬季之分,同樣是四年舉辦一次。夏季奧運會屬全面性運動競賽,冬季奧運會則以冰上和雪地活動為主,規模比夏季奧運會略小。

自一九九四年起,國際奧委會將這兩項比賽間隔舉行,因此,每隔兩年就有一次奧運會,是全世界注目的焦點。

亞特蘭大奧運會後,一九九八年冬奧在日本長野舉行。曾在一九四○年獲得冬奧會主辦權的長野,因第二次世界大戰而停辦,長野人企盼將近一甲子的奧運會,終於隆重登場。

日本市場不論是設計風格、市場反應,甚至要求的標準,都與其他主辦國不同。同時,日本為扶植國內企業,並不對外授權,而由日本紀念章製造協會取得獨家版權,但因經營成效不彰,仍需委外製作,因而找上Aminco配合。

特別是可口可樂於當年成立奧運會贊助專屬業務單位,邀請Aminco共同策劃成立「紀念章交換中心」(Pin Trading Center),並由可口可樂取得奧運會授權,提供收藏家聚會及交換之用。

長野冬奧會十六天比賽期間,Aminco為可口可樂設計一款拼圖紀念章套裝,限量一萬套,每天推出一片,共計十六片,最後組成五彩繽紛的可樂瓶身,讓人既期待又想把玩、珍藏。

Aminco每推出一片拼圖,都會邀請重量級人物到場剪綵。第一天早上七點多,紀念章交換中心尚未開始營業,外面就擠滿了等候進場的人潮。不知情的人,以為發生了甚麼事情,連忙向警方報案。警察聞訊立即趕抵現場,才發現是可口可樂拼圖紀念章首日銷售的盛況,虛驚一場,引人發噱。

紀念章交換中心在長野冬奧會首度亮相,大受好評,從此每屆奧運會皆如法炮製,成為傳統,掀起收藏熱潮,帶動紀念章銷售長紅、再創高峰。

雪梨奧運會的創意設計

國際奧委會向來重視奧運會特許商品的品質,有了一九九六年亞特蘭大及一九九八年長野奧運會傑出的表現,二○○○年雪梨奧運會(The 2000 Sydney Olympic Games)的特許商品授權,就非Aminco莫屬了。

適逢千禧年,主辦單位以「Share the spirit」為題,向世人分享奧林匹克精神。吉祥物以鼴鼠(Millie)、鴨嘴獸(Syd)、笑翠鳥(Olly),分別以其名稱寓意千禧年(Millennium)、雪梨(Sydney)及奧運會(Olympic Games),創意十足。Aminco運用這三個吉祥物的造型,組合設計成「SYDNEY」拼圖,別具特色。

提到澳洲,人們必會想到袋鼠、無尾熊;想到雪梨,最具代表性的就屬雪梨歌劇院,其他如:澳洲地圖、國旗、奧運會徽等,都是紀念章重要的素材,Aminco將它們巧妙地融入設計之中,讓消費者備感親切。

除了設計富巧思,Aminco更從平面、拼圖、立體,進而做成活動式的紀念章。例如:溜溜球 (yo-yo)造型的紀念章,就是結合溜溜球千變萬化的玩法,可以一層層開啟,打開到最後一層,赫然一隻展翅待飛的笑翠鳥,呈現眼前,栩栩如生,令人會心一笑。

這些紀念章以別緻新穎的設計,搭配精美細膩的工法,十分討喜。此外,配合各個節日、各項運動、開幕倒數活動等所推出的各式紀念章,都是消費者排隊搶購的熱門商品。

無疑地,Aminco的產品已是人人心目中的「世界第一」,高大任和吳維民更有了無數粉絲,不論是在機場、餐廳,或在街頭,都有許多人熱情相擁,爭相要求簽名。粉絲們不分男女老少、職業階層,在他們面前,就像個討糖果吃、愛撒嬌的小孩一般,嚷著說:「可不可以給我一枚紀念章?」

「真是讓人驚奇!」他們親身領受了紀念章無窮的魅力。

雪梨機場奇遇記

為考察雪梨奧運會的市場狀況,高大任平均每個月都會搭飛機去一趟澳洲。

有一次,他從雪梨機場準備前往布里斯班(Brisbane)時,注意到辦理商務艙報倒的櫃檯小姐,衣領上別著一枚雅致的航空公司紀念章,特別趨前讚美,順手拿出一枚可口可樂紀念章相贈。

櫃檯小姐拿到高大任送的紀念章,喜不自勝,主動幫他從經濟艙升等到商務艙,為他帶來意外的驚喜。

不久,他在貴賓室候機時,突然聽見機場服務台廣播,請他到商務艙櫃檯,直覺以為是東西掉了,即刻趕往。一位櫃檯小姐見到他走來,連忙起身,笑臉迎人地問他是否就是「高大任先生」,接著問他是否有雪梨奧運會的紀念章。

樂於分享的他,打開隨身攜帶的紀念章收藏包(Pin Bag),裡面的紀念章琳瑯滿目,旁邊的幾位櫃檯小姐也好奇地湊了過來,一夥人看得津津有味,她們各得到高大任贈送一枚,忘情地跳了起來,樂不可支。

紀念章拉近了人與人之間的感情,雪梨機場美好的奇遇,在心中發酵,成了高大任畢生難忘的旅程。

推出「九一一」公益紀念章

二○○二年冬季奧運會在美國鹽湖城(Salt Lake City)舉行,Aminco自四年前拿到特許商品獨家授權後,便陸續展開準備工作。

 

二○○一年九月十一日,高大任在香港出差,預備當天返回台北。在酒店裡,他打開電視,看見驚悚的恐怖攻擊事件,乍似電視劇,回神定睛細看,才發現是美國的即時新聞。

「完了!」他最先想到的是二○○二年美國鹽湖城冬奧會,美國發生重大變故,勢必對奧運會造成嚴重的衝擊,馬上撥越洋電話給吳維民,討論後續的緊急因應措施。

他們很快達成共識,對於這次恐怖攻擊事件的危機處理,採取三個步驟:第一、不驚慌;第二、觀看美國政府和全世界輿論走向;第三、把危機當轉機,想辦法克服。

做為企業公民,他們肩負起社會責任,立即和美國政府站在同一陣線,與全球同步脈動,推出多款公益紀念章,幫助美國從創傷中復原,重新展現生命力。

「奧運會還是要舉辦下去!」大家同仇敵愾,全力支持奧運會,並同聲譴責暴力。外在的挫折,反而形成美國社會更大的凝聚力。

美國遇到空前的危機,剛開始難免慌亂,商業市場幾乎停頓,其後在政府快速應變之下,不到半年,整個社會就逐漸穩定,恢復了秩序,宣布鹽湖城冬奧會如常舉行。

珍藏鹽湖城的鹽與水

鹽湖城,顧名思義是以大鹽湖(Great Salt Lake)著稱,每年都吸引無數的觀光客造訪觀賞。

大鹽湖位處西部高原,是內陸湖,水從四周山脈流入,沒有流出,水分經年累月不停蒸發,使得鹽分高達二五%,浮力相當大,就是不會游泳,跳到湖裡也不會沉下去。是僅次於死海的世界第二大鹽水湖。

大鹽湖還有一個特色,由於湖中大量滋長嗜鹽微生物,產生粉紅色素,讓湖水呈現粉紅色澤,蔚為奇觀,遠近馳名。

高大任鑒於「鹽」和「水」是鹽湖城最具特色的自然資源,特別與陳立恆合作,運用法藍瓷所擁有的尖端科技技術,分別將它們嵌進強化玻璃管中,並註明來自美國鹽湖城,極富紀念意義。

尤其,在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之後,人們受創的心靈需要撫慰。高大任透過創意發想,將澄淨的湖水與美麗的鹽結晶做成可以把玩、欣賞的紀念品,人們拿在手上輕輕搖動,隨著水與鹽緩緩流動,一股與大自然相容,寧靜、平和的氣息油然而生。

凍凍果風靡鹽湖城奧運會

高大任和吳維民挖空心思尋找鹽湖城具代表性的文化元素,陸續推出的兩千多款設計之中,有凍凍果、運煤火車、戴帽子的印第安人等,應有盡有。其中,最引人注目的,莫過於凍凍果紀念章。

經常四處找設計靈感的吳維民,在鹽湖城,沒事就逛市場,或是在街頭巷尾走動觀察、聽人們對話閒聊。

有一天,他走進鹽湖城一家超市,驚訝地發現兩排貨架上擺滿了凍凍果,打聽之下,才知道那是盛行當地極為普遍的食品。

原來,位在美國猶他州的鹽湖城,是摩門教的大本營,幾乎都是大家庭,家裡小孩多,凍凍果這個便宜又好吃的甜點,自然成了家家戶戶茶餘飯後及教會聚會最受歡迎的點心。

Aminco與開成興業設計、製作的凍凍果紀念章限量發行五千枚,很快就缺貨。物以稀為貴,產品在市場上轉手交換,價格連番上漲,甚至高達兩、三百美元一枚。

外地人也許無法體會其中況味,因為紀念章的內涵,與在地飲食文化產生連結,引發極大的迴響。

那段時間,鹽湖城居民對奧運會最關心的,除了比賽名次之外,就是凍凍果紀念章,因而引起媒體報導的興趣,甚至登上美國《新聞周刊》(Newsweek)的版面,廣受矚目。

「紀念章雖小,只要把市場做大,能見度跟著提高,就成了炙手可熱的收藏品。」高大任說。

在奧運舞台發光發熱

從一九九六年亞特蘭大奧運會開始,高大任與吳維民一連做了九屆奧運會,一路走來,際遇高潮迭起、十分奇妙。

高大任心想,要是之前沒有進入紀念章的領域,就不可能接觸到美國世界盃足球賽;要不是因為設計新穎、品質精良,大獲好評,亞特蘭大奧運會就不會自動找上門;要不是在許多不利的條件下硬著頭皮承接,就將永遠與奧運會特許商品授權失之交臂,錯失良機。

在許多抉擇的關鍵時刻,高大任和吳維民勇於嘗試、奮力一搏,而有機會超越自己,再接再厲。

過去,紀念章只有圖形、圖案,缺少動人的內涵。高大任與吳維民發揮創意巧思,將它賦予不同的意義和價值,成為奧運會史上劃時代的創舉。

奧運會在哪裡舉辦,他們的足跡就到哪裡,他們深入世界各個主辦城市,尋找動人的題材,連結當地人的生活、文化,深深打動人心,產生共鳴。

「人們買紀念章,不是只買『章』,而是買『紀念』,是用章來紀念一件事。」奧美集團董事長白崇亮認為,開成最難能可貴的,是用紀念章說故事。

在奧運會一百多年的歷史中,從來沒有一位黃皮膚、黑頭髮的華人,能夠像他們一樣,在奧運會紀念章授權舞台上發光發熱,展現輝煌的戰果。

 

 

您可能會有興趣的課程

資料讀取中...

您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

資料讀取中...

購買這本書的人也同時買了...